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:m.ax039.co

强占乌桓娘

一场风云之变,陡然让原来的无双城,被笼罩了一层阴云,独孤玉幽幽的看着血天君,是爱,是恨,还是其他。
  她自己都不知道,为何看到自己的爹被他害成这样,自己的娘和几个小娘,被关起来,她竟然没有任何的恨意。
  “玉儿,你是个好女孩,你父亲的事,我深感抱歉,但是如果那时我认识你,我绝不会对他如此。”
  血天君其实不必解释,可是这个独孤玉,虽是懵懂的少女,可是血天君,还是不忍用暴力去征服她。
  相反对待乌桓娘和绾萍几个,他绝不会姑息。
  独孤玉轻轻点了点头,柔声道:“天君哥,我只求你不要伤害我的家人。”
  “我答应你。”
  血天君直接说道。
  这一点小小的要求,血天君自然能做到,而且独孤一方成这个模样,比雄霸还要落魄,就算天神下凡,也不能让他在有所作为。
  倒是一想到独孤鸣和剑圣,血天君立即让四夜和五夜出城查探,这几日独孤鸣一定会回来,而那剑圣未必会来。
  不管是剑圣也好,亦是独孤鸣也好,血天君决不允许有威胁自己的存在。
  看着独孤玉朝着关押乌桓娘等人的大殿走了去,血天君反身进了无双殿,这本该是独孤一方和无双城高手等议事的地方,而现在却要换了主人。
  大殿之上的墙壁上,两把剑悬挂在墙上,看到两把剑,血天君不禁回头看着释武尊。
  “血城主,这无双阴阳剑,是无双城的镇城至宝,所以务必要交给新的城主手里。”
  释武尊忙说道。
  一甩长袍,血天君坐到了独孤一方才有权利做的长椅上,看着下面的媚姬和释武尊与梦,还有无双城的一些高手。
  这些人中,血天君能利用重用的也就只有媚姬和释武尊,剩下的江湖高手,皆是墙头草之类,而且武功一般,要是想他们效力于自己,血天君自然要使些手段才行。
  “好了,你们都退下吧,释护法和媚姬留下。”
  血天君扬手说了句。
  梦和众多江湖高手,立刻退出了大殿。
  看着媚姬,血天君有太多的不明白,他知道这媚姬算是女娲后人,可是按理说,女娲既然真的隐藏在风云的某处,而且一直都跟着自己,时不时复活几个美女送给自己,为什么媚姬没有被女娲提点,她身上的内力还是气息,都只是一般而已。
  见血天君一直盯着自己看,媚姬和释武尊不同,她都活了百年之多,怎会惧怕血天君。
  “城主,你这么盯着媚姬,实在让我很不舒服。”
  血天君轻声笑道:“媚姬,我只是好奇,无双城的守护者,你是其一,但是那明月呢?是否可以告诉我,明月是谁?”
  媚姬摇头笑道:“血城主,你只要知道,我媚姬和明月,是为了无双城而存在,若是无双城不在,我们也就不在,明月,她不会现身,就连我,都已经百年未见到她的人在哪里。”
  百年未见,难道明月已经死了,当然这似乎是不可能的,一个媚姬,可以换一副脸,装作一个老太婆,明月自然也有如此的本事。
  可是这无双城之内的高手,血天君都已见到过,就没在出现一个有着特殊气息的人。
  “城主,虽然无双城已被你掌控,可是独孤鸣已去请他的大伯剑圣出山,若是剑圣前来无双城……”
  释武尊还未说完,血天君已摇手阻止了他要说下去的话。
  站起身,血天君走下阶梯朗声笑道:“我有本事掌控这里,我就有本事让剑圣有来无回,如果他的剑招真的是天下无敌,那我就用一双手破他的剑招,这场对决,一定有很多人喜欢。”
  他的笑,让释武尊和媚姬对视了一眼,血天君的狂妄自大,确实让人看不惯,但是他有这个狂妄自大的资本。
  交代了媚姬和释武尊,在无双城所要做的事,血天君又安排了城内的改革,开仓放粮,人人平等,城内守卫不予伤害城内子民……
  只是两天不到,无双城到处都放起了鞭炮,家家门口都竖着彩头红袖,这本不是过年还是八月十五,可是无双城换主的事,已在城内传了开。
  一间阴暗的房间内,血天君步入了进去,屋内隐隐亮着几盏烛灯,而里面仅有的一张大床上,两个女人并肩靠在一起,而墙角处,两张椅子上,坐着两个女人。
  听到脚步声,她们同是站起了身,当看到是血天君时,绾萍和床边的两个女人,都是吓得惊慌失措,唯有乌桓娘,丝毫不惧怕血天君,一双眼狠狠的瞪着他。
  “呵呵,不用害怕,我血天君不会伤害你们的。”
  血天君轻声笑道。
  乌桓娘冷哼道:“血天君,你太霸道了,欺人太甚,这无双城已落到你的手中,快点放我们出去。”
  血天君挑眉道:“乌桓娘,难道你觉得是我一直欺人太甚?你可知道,独孤一方先要杀我,反被我制,我来到无双城,只不过路过看看,你们却设下鸿门宴,如此种种,我血天君可从未先对你们先有过错吧。”
  他的话一出口,乌桓娘怔住了,确实如他所言,一切的一切,要不是独孤一方,想称霸天下会,自然不会惹到这个厉害的角色,而自己要是也不想杀了血天君,就能霸占天下会,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。
  “就算是我们先错,现在你什么都有了,我们不会与你争无双城,你快放了我们。”
  乌桓娘娇真道。
  “哈哈,你当我血天君是傻瓜嘛,哦,你先要杀我,没杀死我,就让我轻易放了你们,那我那毒酒岂不是白喝了。”
  血天君仰头大笑道。
  乌桓娘直接问道:“那你想怎么办?关我们一辈子?”
  走到她的面前,血天君上下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她丰腴的身姿,淡笑道:“这么美的美人,如果长年不见天日,岂不是要被关疯了,我当然不会这么残忍。”
  “你……休要怪我没提前告诉你,我家哥哥剑圣,是江湖第一剑道高手,你要是胆敢让我们其中一个受伤,哪怕少了一丝头发,他定不会饶了你。”
  乌桓娘看着他火辣的猥琐眼神,不禁警告道。
  可是在血天君眼里,剑圣算什么,无名又算什么,就是第一邪皇,第二刀皇,和第三猪皇,这些江湖里隐藏一等一的高手一起围攻自己,他血天君也不会皱下眉头。
  盯着乌桓娘,血天君身形突兀的一动,竟已到了她的近前,乌桓娘一惊,身子下意识的向后退去,却感到一只手已揽住了她的小蛮腰。
  看着面前的血天君一脸猥琐的笑意,乌桓娘毫不犹豫,举手就朝他面部击去,然而现在的血天君,哪还会继续扮猪吃老虎,直接伸手握住了击来的手掌。
  “呵呵,小手还挺滑嫩的啊。”
  血天君凝声笑道。
  乌桓娘脸上一红,在三个妹妹面前,自己竟然被这个男人如此轻薄,她羞愧无比,却感到自己根本挣脱不开,这个男人似乎用了一种奇怪的招数,让她身体能动,内力却发挥不出来。
  “快点松开我……”
  乌桓娘娇声大喊道。
  这时的绾萍已和另外两个姐妹站在了一起,她们都不会武功,而且在无双城,也没乌桓娘的地位高,更多的时候,三人都要受她支配,看到她被制住,三女竟没有说话的,都是在心底暗笑,看着热闹。
  血天君搓揉着她的小手,手掌已从腰上到了她的翘股上,使劲的一捏,轻笑道:“乌桓娘,如果我没猜错,你已有很多年没有行房了吧。”
  听到他在耳边的轻语,乌桓娘惊异的看着血天君,张嘴道: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?”
  “独孤一方是个废人,我怎会不知呢。”
  血天君眼眉一挑道。
  乌桓娘扭动的娇体安静了下来,独孤一方是废人的事,整个无双城只有她乌桓娘一个人知道,而血天君也知道,绝不是别人告诉他的,难道是他发现了独孤一方的秘密。
  看着血天君,乌桓娘点头道:“是真的又怎样。”
  “哎,可真是苦了你这么美的大美人啊,这么多年,独守空房的滋味一定不好受吧。”
  血天君狞笑道。
  乌桓娘这才感到害怕,联想到血天君此话的含义,在感受着他不规矩的手在自己身后不断的游走,乌桓娘小腹不禁一阵燥热,她竟然有些动情。
  这么近距离的和一个男人接触,更是她十年来从未有过的,想到独孤一方因练功而导致下身残废,乌桓娘曾有多少次,想找个机会,找个男人慰籍自己的空虚,可是任她挑选,也没有一个真正合格,让她可以看进眼里的男人。
  站在不远的绾萍三人,都不知道两人在窃窃私语什么,但是可以肯定的是,血天君此时和乌桓娘的姿势,是那么的暧昧。
  “血天君,我与你之间都是误会,只要你放了我,我可以劝阻我大哥剑圣,不在追究此事。”
  乌桓娘感到心里一阵乱想,赶紧扯开了话题。
  然而血天君却没有要放掉这个机会的意思,嘴角勾起一丝邪笑道:“乌桓娘,如果你从了我,这无双城夫人,还是你来做。”
  听到他的话,乌桓娘奋力挣开连步退后,却不料血天君又追了上来,当她靠到墙壁再无可退时,血天君整个身子,也已贴在了她的前身,高大健硕的身材,挤压着她,挤压着她身前硕大的圣女峰。
  不想他会这么轻薄自己,乌桓娘是一时又惊、又怒、又羞,想转身躲避,却被血天君的双手紧紧环抱住了腰肢。
  “你到底要做什么?”
  乌桓娘娇叫道。
  血天君没有言语,突然给了她一个措不及防,强行亲吻上了她的香腮。
  乌桓娘扭动的挣扎,不但未能脱困,反而更刺激了血天君。
  血天君只感到乌桓娘身前的两团硕大圣女峰弹力十足,扭动的磨擦让他身下的凶器也得以昂然立起,紧紧的顶在了怀中美人的小腹上。
  眼看着这暧昧的一幕发生,绾萍和另外两个独孤一方的挂名小妾,都是愣住了,这个血天君,竟然要强占乌桓娘。

  挣脱不开,推搡不开,乌桓娘竟感到隐隐无助,一种被羞辱,让她眼神冷冷的盯着血天君,嘴唇张启,却没有吐出一个字来。
  “哦?怎么不反抗了?”
  血天君正吻着她的脖颈,双手正要攀上她衣下的大奶子时,乌桓娘的突然不动,让血天君停了下来。
  征服一个女人可有千万种方法,血天君爱强占,爱哄骗,更爱女人的顺从,可若是像一条死鱼一般,任由自己摆布,那样的征服就失去了原有的韵味。
  乌桓娘轻语道:“我一个小女人,能反抗什么,但是你得到了我身,得不到我的心,又有何用?”
  血天君嘴角勾起一笑意,点了点头道:“你说得对,得到一个女人的身,却得不到她的心,确实没什么意思。”
  嘴上说着,血天君向后退了两步,他是放弃了嘛,乌桓娘有些悻悻然。
  实却不然,血天君转身看向了绾萍三个女人,一脸的猥琐笑意,让三女都是为之一颤,但见血天君向她们走来。
  绾萍是独孤一方二妾,三人之中,也只有她对血天君说过狠话,见他眼神盯着自己,绾萍心里顿时害怕了起来。
  “你……不要过来。”
  绾萍娇怯的喊道。
  血天君狞笑道:“你在怕什么,你不是口口声声要我被毒死嘛,哈哈……”
  这间屋子就这么大,退无可退的绾萍,看着逼近的血天君,暗想难道他要先拿自己开刀,这个男人不会杀了自己吧。
  眼神猥琐的上下打量着绾萍的丰腴身姿,血天君轻笑道:“美人,乌桓娘不知欢愉之快,你是不是也要学她一样拒绝我,跟着独孤一方那个废人,你可有做女人的快乐。”
  “我……你不许这么说……”
  绾萍眼神复杂。
  但从她言语间,血天君却听到有些不满,一个女人在想什么,可以从她的眼神中看出,血天君的俊逸不凡,和高超的武功,已经深深的吸引了她。
  血天君嗤之以鼻道:“我这么说不对嘛,你确实在这无双城享受贵族生活,可是你快乐嘛,他独孤一方,只能给你个名分,却不能给你快乐,我血天君,给你城主夫人的名分,更能让你享受到做女人的快乐真谛。”
  听到他这番话,绾萍动容了,心里一阵躁动,城主夫人对她的魅力是大,但是比及做女人的快乐,当然是后者的魅力更大。
  这么多年,她绾萍可谓是在无双城,只算是一个妾的身份,连点自由都没有,想到以前那种日子,绾萍真的是过够了。
  “还有你们两位美人,做他独孤一方的妾侍,可有快乐过吗?”
  血天君又看向另外两个女人朗声说道。
  这两个女人一个叫琦莲,另一个唤作程欢,都是一等一的美人,但是在这无双城,却只能被当成花瓶一样的作用。
  她们犹豫了一下,还是一起摇了摇头。
  眼见着三个妹妹都在血天君的话语下要立场改变,乌桓娘叱喝道:“你们想想一方怎么待你们的,对,他是没有给过你们做女人的快乐,但是在无双城,你们有过不快乐嘛。”
  “乌姐姐,话不是这么说,我们可不比你,你嫁来时,他还是个健全的男人,但是我呢,琦莲和程欢呢,我们三个人到现在都还是黄花大闺女,连一次男欢女爱都未有过,我们可是和你一样的女人啊。”
  绾萍突然哽咽的娇呼道。
  血天君一怔,自己只不过想利诱三个女人站在自己这边,竟然还牵出了这么一个秘密,原来独孤一方成为废人,是在迎娶绾萍她们三个之前,她们竟然都还保留着第一次。
  乌桓娘越发的看着事态要变,连忙劝道:“绾萍,你不能这么想,难道你忘了,一方待你可不薄啊,你要什么,他就给你买什么,还有……”
  绾萍暴喝道:“已经没有了,你知道我们心里的苦嘛,那些能买来的东西都是废土,我们要的是做女人的权利,可是独孤一方没有能力给我们。”
  血天君深深的看着绾萍,扬手温柔的替她擦拭掉了眼里流出的眼泪,并伸手将她拉入了自己的怀里,如此的无言安慰,让绾萍身子一下软了下来。
  “美人,别哭,那个死老头不能给你的,我血天君都可以给你。”
  绾萍眼中的伤心止住了,她抬眼迷离的看着血天君,轻声道:“我……你……”
  手指触在了她的薄唇上,血天君柔声道:“什么都不要说,你只要点下头,告诉我,你是不是答应做我的女人。”
  没有任何犹豫的绾萍,很坚定的点了点头。
  就在这时,血天君竟横身抱起她,朝着屋里唯有的床榻走了过去。
  “天君,你要在这里……”
  绾萍一愣,随即娇声说道。
  血天君笑道:“是,我要在这里让你成为我的女人,我要让你在别人的注视下,享受做女人的快乐,这不是羞耻,而是一种精神上至高的享受。”
  绾萍启唇,刚要拒绝,却看到不远处乌桓娘冷冷的眼神,那是一种蔑视的眼神,在无双城,虽是城主独孤一方的宠妾,但是有乌桓娘这个女人的存在,她和另外两个女人,根本没有地位可言,想到此,绾萍笑了,笑得很甜美放荡。
  “天君,我要成为你的女人,我要你霸道粗鲁的占有我。”
  绾萍鼓足了勇气,娇声喊出了自己的心声。
  琦莲和程欢都是为之动容,看到两人已拥抱着倒在床上,两人的眼神都被定格了。
  乌桓娘冷声大喊道:“疯子,都是疯子……”
  绾萍已经突破了世俗的枷锁,她要做女人,做一个可以享受快乐的女人。
  任凭血天君的双手在自己身上的游走,绾萍主动的抬头,用嘴吻住了血天君的嘴。
  血天君一手伸向了绾萍的衣衫里,尽情的抚起她那丰腴而苗条的腰肢来,在那敏感的的细腰上揉摸着,抚上了洁白而富有弹性的小腹,轻轻抠摸起肚脐眼。
  “哦……好舒服……好奇妙的感觉啊……这就是爱抚嘛……嗯嗯……天君……你的手……让我浑身好热……好痒……”
  绾萍娇声呻吟着。
  而血天君的另一手向下行进,突然温柔的手指滑进了她的裙带,穿过了她亵裤的边沿,然而这一切,让绾萍娇羞不已,却没有任何的抗拒。
  一股激流传遍了她的全身,那美丽的身躯禁不住抖动了一下,绯红的脸庞泛起了一抹红晕,她感到自己身下正被一只手指大胆的触摸着,随后竟探入了自己的小穴里,轻摸起来了。
  绾萍感到十分羞涩,脸上的红晕更加红了,一股万分强烈的快意,使得她娇嫩的身躯颤动着,恰似红玫瑰般诱人的红唇不禁开启了,从那碎玉一般的牙齿里发出一声轻柔的低吟。
  “不……不要……嗯……好……再深点……那里好痒……嗯嗯……”
  虽然嘴上不断的发出放荡的呻吟,可出于处女的本能,却让绾萍伸手去推拒血天君,她是想就这样被血天君撩拨,就这样享受他手指给自己带来的种种舒服,可是被这么观赏,她还是有些不适应。
  但绾萍的推拒是无力的,血天君的手并未离开,反而更粗鲁的用手指在她小穴里抠挖个不停,这致命的快意,让绾萍立刻娇声连连,畅意的喊了出来。
  “啊啊……天呐……不要……好深……天君……我好舒服……嗯嗯……就这样……真是要命了……啊……”
  因害羞紧闭的眼眸,在这一刻睁了开来,看到血天君火辣辣的双眼注视着自己,绾萍迷离的眼神像是在传递信息:占有我吧。
  “美人,你真的让我欲罢不能了。”
  嘴上说着,血天君将她的衣裙撩起卷到了腰上。
  两条雪白丰盈的腿和那隐密在腿根处的粉嫩小穴,诱惑无比的藏在亵裤后的粉缝棱角,也毫不掩饰的暴露在了血天君那火辣的目光中。
  “天君,我……要……”
  此时血天君的眼神勾得她心驰神醉,绾萍不禁轻呼了一声。
  两人肆无忌惮的互相抚撩,让同在一间屋里的三个女人都看的浑身发热,虽对这对男女的苟合很不耻,但乌桓娘此时却一阵悸动。
  看到血天君光了身子后,乌桓娘更是双眼放光,眼神不忍离开,那是一个多么宽广伟岸的后背,那副有着完美体格的男人,到底有什么魅力,竟让自己看的出神。
  琦莲和程欢亦是一样,当看到血天君腿根处的粗大的阳具,她们更是惊叹不已,虽然是第一次看到男人的阳具,可是这庞大的尺寸,还是让她们有些心惊,这样的庞大,怎么可以进去呢。
  俯视着欣赏着已被自己脱了个精光的绾萍,血天君激动的用嘴吻在她的脖颈、肩膀,各处不停的亲吻,留下了一道道液痕。
  而禁受不住挑撩的绾萍,更是吻起了血天君健壮的肩膀,任凭他的双手在自己的翘股上尽情的揉捏抓抚着。
  绾萍已经进入了发情阶段,美丽的身体上香汗淋漓、肌肤腴润,衬着那白嫩身体的美丽的曲线更显迷人,脸蛋儿红扑扑的,不禁低吟重复的喊道:“天君,我要……我要你的……阳具……插进来……快点……占有人家……人家的小穴好空虚……哦……嗯……”
  “还叫我天君嘛,我的美人。”
  血天君笑道。
  绾萍改口娇声长呼道:“夫君……”
  在她话还没说完时,血天君突然抓起她的脚踝一提,看着粉嫩的小穴一张一合,血天君二话没说,挺着粗大的阳具在她小穴边连连研磨了几下,当绾萍娇哼不已时,血天君突兀的将身子向前一顶。
  随着阳具插入她的小穴,只听绾萍“啊”一声尖叫了起来,那被撕裂的痛,让她不能不叫。
  但是她的痛苦并未持续,血天君可不想因为她的痛楚,而让琦莲和程欢对男女交欢的事有所害怕。
  他运用着内力,使得绾萍的痛楚降到了最低点,也不急躁着把抽出一点的阳具再深入,只是轻轻的转动腰臀,让龟头在绾萍的小穴里转揉磨动。
  “嗯嗯……哦哦……”
  血天君温柔的抽插动作,让绾萍觉得下体刺痛渐渐消失,起而代之的却是阴道里有一阵阵痒痒的,令人有不搔不快之感。
  随着血天君不紧不慢的抽动,绾萍也轻轻的挺动着下身,想借着这样的动作搔搔痒处,不料这一动,却让阳具又滑入小穴深处许多。
  绾萍感到血天君的阳具很有效的搔到痒处,不但疼痛全消,而且还舒服至极,随即更用力挺腰,因为阴道更深的地方还痒着呢。
  感到她开始迎合,血天君也开始发力,深一下浅一下的快速抽插起来。
  “哦……好棒……好大的阳具……嗯……插得我好舒服……哎呦……我的小穴被填满了……就是这样……嗯……真刺激……我的好哥哥……好夫君……你好会插……哦……”
  绾萍的情欲越发高涨,那小穴被填满,充实的舒畅感让她疯狂不停的呻吟着,当血天君的阳具退到小穴口时,她又觉得小穴之内一阵快速的空需,不禁“啊”一声失望的哀叹。
  两人的交合颇为震撼,绾萍的呻吟就彷佛有韵律节奏般:“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  的吟唱着,为无限春光的房间更平添一些盎然的生气。
  感到绾萍小穴里泻出的淫液越来越多,越来越滑溜、顺畅,血天君立刻更加快抽插的速度。
  “啪啪”的交合声响彻整间屋子,绾萍更是把腰身尽力往上顶,让自己的身体反拱着,而小穴便是在圆弧线的最高点。
  “怎么样,做女人很快乐吧,是不是很爽啊。”
  血天君嘴里一边嘀咕着,一边用双手按在了她的奶子上,大力的搓捏了起来。
  绾萍没有回答,嘴里只是不停地大声哼吟着,微微痛楚显然还没散去,但是夹杂着交合的快意伴随而来,令她苦乐兼半。
  感受着身上男人的狂野,绾萍越发的叫的声音越大,似是要喊出自己憋了这么久的情怀,双手紧紧的抓住血天君的手臂,她的腰肢也在应承着血天君向下的攻势。
  如此激动的场面,让乌桓娘和琦莲两人,都是目瞪口呆,琦莲和程欢,感到奇妙和震撼,她们不懂如何做,但是却想做,而现在有了绾萍的前车之鉴,她们已经知道,在绾萍过后,就会是她们,一想到自己也会享受到这样的快乐,琦莲脸上的娇红油然而生。
  这时程欢的手抓住而那她的手,琦莲看过去时,程欢的眼睛闪烁着异光,那身体在微微颤抖着。

  许久的一声长呼,绾萍仰头双手紧紧环住了血天君的脖颈,任凭着那滚烫喷进她的体内,身体娇颤片刻,才得以安静下来。
  满足了的血天君做起身,看向了琦莲和程欢,这两个女人的眼神始终都被自己和绾萍的激情缠绵所吸引,而两人手牵手,脸上乔红的模样,已可看出这两女也已心花怒放。
  “夫君,你真是太厉害了。”
  绾萍幽幽的睁开了双眸,迷情的眼神看着血天君。
  血天君轻声笑了笑,他这么做无疑只是想刺激一下乌桓娘,这个女人他不会强占,但是却要她主动求自己寻欢,这不是不无可能。
  一个女人在有洁身之心,却防不住那刺激的场面,所给她带来的种种震撼。
  没有在继续施为,血天君起身穿回衣服道:“绾萍,你可以随我出去了。”
  听到他的话,绾萍倍感欣喜,不光得到了做女人的权利,而且还不要在这间黑屋子里被关着了。
  没有多语,血天君自然还会再来,而再次进到这房间,他还会故技重施,那琦莲和程欢,也一定不会抗拒,一想到她们同是雏女,血天君心情可谓是好到极点。
  征服女人,亦和征服江湖一样,而征服江湖,需要的是豪气野心,征服女人,却只需要温柔的霸气。
  有了血天君这个靠山,绾萍到了外面,身份立刻陡然转变,要是在独孤一方统治无双城时,绾萍何以能入到无双殿之内,而现在血天君横身坐于大殿之上时,绾萍这乖巧百依百顺的侧偎依在他怀中,丝毫不管下面的释武尊和媚姬等人的眼神。
  “今日我血天君召集你们来,是有一事要宣布。”
  血天君怀搂绾萍,脸上却是异常的坚定。
  随着媚姬和释武尊与四夜等人的眼神看过来,血天君直接说道:“我要让无双城和天下会合并,组成天下无双的大派,另外,血门近日即将会入驻无双城,在天下无双派公布之前,血门可以支配天下无双大派的一切事宜。”
  随着他的话出口,媚姬首先反驳道:“血城主,这江湖,人人都知,天下会和无双城水火不容,虽同属你的掌控,要是联合,难免遭人口舌。”
  “媚姬,你以为我血天君会怕那些闲言碎语嘛,哼,我就是要让全江湖,都知道有我血天君这个人,统一江湖,是我此生最大的宏愿,而现在,就是要施行的时候。”
  血天君冷声说道。
  若是在神雕世界,血天君从未想过名利二字,但是在来风云世界之前,他拥有了常人无法拥有的一切,极乐界的众千美人,已足以让他消磨时光,但现在,征服女人的同时,江湖地位,一个可以媲美剑圣,第一邪皇和无名的美誉,血天君也必争无疑。
  野心勃勃,如此的一个野心勃勃的人,如何能掌管无双城,媚姬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,无双城就是一个城,她已没有回天之力,血天君的强大,亦是她也难以对付。
  “恭贺城主实现宏愿,我四夜愿为城主鞠躬尽瘁……”
  四夜首先发话。
  接着五夜也连连奉承,这两女都已是血天君的心腹女人,自然会义无反顾的支持他,帮助他完成心中宏愿。
  释武尊拱手道:“城主所言极是,江湖一盘散沙,天下无双称王称霸已数年,若是合而为一,江湖的散杀势必会因此而停歇,那样死的人也就少了。”
  佛家之人,必有善良的佛心,释武尊的话也说到了血天君的心坎里,他是一个邪恶之人,却不是一个万恶之人,杀该杀之人,泡该泡之妞,江湖统一,他血天君那时的猎美路,岂不是更加宽广方便。
  媚姬悻悻的不在说话,而一直面纱遮面的梦,由始至终都是少言寡语,看着梦,血天君凝声笑问道:“梦,你觉得我是否做的对?”
  梦一怔,随后柔声道:“若是江湖统一,免了许多仇杀纷争,世间太平,那城主就是在做好事。”
  只是这简短的一句话,却已经吐露了她的心声,她认为血天君做得对。
  这里独孤玉也未说话,在她看来,无双城已改姓血了,哪还有她独孤家的立足之地,然而血天君对她如宾相敬,亦让她舍不得离开这无双城。
  唯一有些不同苟合的媚姬,看到自己一人反驳,其他人都在赞同,想了想,这也没什么,她只不过是守护无双城,只要无双城在,这里是谁掌控,又有何大意义呢。
  在众人离开大殿后,留下的四夜和五夜,同是看了看血天君怀里的绾萍,不管是谁在血天君怀里,两人都不会有醋意而生。
  “你们有事要说吧。”
  血天君问道。
  四夜点了点头,娇呼道:“夫君,你让我和二妹盯着城外,今日发现了一行人。”
  这么说着,她还是有些欲言又止。
  血天君笑道:“无妨,说吧,绾萍是你们的姐妹,她听到也不会说出去的。”
  听到血天君的话,绾萍很是激动,当然她现在明白了一点,那就是血天君才是她真正要找的心目中的男人,这个男人血气方刚,英俊潇洒,武功卓绝,又相当的有魄力。
  “是独孤鸣和他的一干手下回来了,夫君一定猜到了,他是去请剑圣出山,但是据我和二妹探查,没有什么高手出现。”
  四夜立刻说道。
  独孤鸣,独孤一方的长子,血天君笑了笑,做起身眼神一冷,嗤笑道:“如果剑圣来,我就让他有来无回,要是他不来,那我就杀了独孤鸣送给他,逼着他来。”
  绾萍一怔,血天君竟然要杀独孤鸣,但是她也随之释然,独孤鸣高傲无比,在这无双城,把她和琦莲和程欢,根本不当一回事,这样的一个少年,死了反而会更好,绾萍更甚想,要是连独孤一方和独孤玉都死了,那这无双城才真的是没了独孤姓氏的存在。
  “萍儿,你且在城里呆着吧,我去去就来。”
  站起了身,血天君说着,大步踏着阶梯走到了四夜和五夜的身前。
  两女立刻跟了上去,血天君不想让独孤玉知道此事,他早就在心底发誓,要让这无双城的男人死的死,废的废,那样对自己才不会有丁点的威胁,而独孤一方已成废人,而这独孤鸣的下场,必须是死。
  无双城外的一里地外,一处陡峭的小土坡之中,十几个着身黑衣的人聚在一起,其中一个少年穿着青色锦袍,长发翩翩,略显英俊,有着十八九岁模样的他,此时脸上却布满了黑气。
  “少主,你说我们该怎么做好啊,城内事态变化,根本不是我们能想到的,现在您大伯又不愿意出手……”
  一个壮汉看着这少年急道。
  这少年正是独孤一方的长子,独孤鸣,前几日他受自己的娘亲乌桓娘指派,带着自己的心腹,去剑林请自己的大伯剑圣出手,帮忙解决无双城的危机,可是剑圣一句,淡泊名利的话,让他没了法子。
  让他没想到的是,这才仅仅几日,无双城竟已遭遇异变,听到自己的娘被关押起来,妹妹独孤玉被要挟,释武尊和无双城一众高手都背叛,这打击着实让独孤鸣有些接受不了。
  “好了,我大伯是世外高人,他久居剑林,不出山,我不怪他,但是这无双城,我一定要夺下来,城内还有我们不少衷心的手下,只要我们里应外合,杀了那个叫血天君的,哼,一切还不是能轻易的挽回嘛。”
  独孤鸣一脸坚定道。
  初生牛犊不怕虎,独孤鸣在无双城,一直是少主身份,可谓是堪比皇宫里的阿哥了,在无双城,他就是王法,就是统治者,他却不想,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。
  众人都是一起高呼着夺回无双城的口号。
  傍晚转瞬即到,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时,独孤鸣已派出一个手下,乔装成了一个樵夫,进入了无双城,其实他们也可以乔装打扮,但是独孤鸣也很小心,万一城外的守卫不是自己的心腹,而且这血天君夺下了无双城,势必会有所动态,首先就是对独孤家的打击。
  然而去的探子,一个时辰内还没回来,这时的天已经渐渐黑了下来,独孤鸣心里焦急,他只让手下找到城里的心腹,问清楚城内的情况,不许耽搁,可是这么久没回来,显然是有事发生了。
  就在这十几人都在急躁时,突然一人指着不远处说道:“少主,快看,那里来了一辆马车。”
  “哦?”
  独孤鸣站起身,向无双城方向看去,果然有着近千米的距离,一辆马车正向这边赶来。
  独孤鸣挑眉道:“这么晚怎么会有马车从城里出来,小心有诈,都给我戒备着。”
  然而那马车行的并不算快,快到近前时,隐藏在土坡里的独孤鸣眼睛仔细一看,脸上不禁露出惊喜道:“这是我妹妹的专人马车,是玉儿来了。”
  “少主,先不要过去,看看再说……”
  一个手下劝道。
  独孤鸣却已经跃出了突破,看到那马车停了下来时,驾车的车夫就是自己派出的手下,这更让独孤鸣放下了心,可能是他在城内见到了自己的妹妹独孤玉,立刻说了自己在这。
  这么一想,独孤鸣连问都没问,直接跑到了马车旁,伸手就掀起那帘子,大声喊道:“玉儿,是你来看哥哥的吧。”
  当帘子掀开一点,他却看到驾车的手下,身子突然倾斜从马背上摔倒了下去,再看他的脖颈处,竟然有一条细微的血口子,人连颤抖的机会都没有,说明死了已有些时间了。
  惊惧之余,独孤鸣不愧是少年中的好手,手中一直握着的剑连鞘都未出,就在自己身前做了个格挡姿势,而他的人亦向后急退而去。
  “想走,没那么容易啊。”
  突然马车里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。
  独孤鸣才知道,自己上当了,他向后边退,边看着马车的帘子,突兀的那帘子像是被风吹动了一下,只是清扬了一点偏角,却在未动过。
  他一怔,难道里面的人不敢出来,还是怕自己和这一干手下众多,寡不敌众……